最恐微尘吹万象

散文、杂文(27)

这个世界会好吗?

无聊的魅力

如一

万念

梁羽生散文:生花妙笔留侠影

罔两编

老读三国

随无涯之旅

无关岁月

岛屿独白

文化不是味精

单读10:焦虑的年代

人类的群星闪耀时

娱死记

音声之道

闲人痴想录

闲人再思录

韭菜的自我修养

极简阅读:

在荒乱的生活中求一点上进

过日子

回忆,让我情不自禁

成为一个不忧不惧的人

哇哈!这些老头真有趣

哇哦!这些姑娘好有才

园田文库:

书情书色

上水船甲集

上水船乙集

 

诗歌、小品(8)

金粟轩纪年诗

文言读本

六一诗话-温公续诗话

木天禁语-诗学禁脔

清词选讲

南船北马总他乡

诗心沧桑

语妙天下


小说(21)

芙蓉镇

芒果街上的小屋

李自成(卷一~卷十)

一只叫鲍勃的流浪猫

镇墓兽

它(上、下)

牧羊少年的奇幻旅行

高兴死了

智圣东方朔(一、三)

清明上河图密码5

小径分岔的花园

断魂枪

钟鼓楼

沉重的翅膀

老人与海

汴京残梦

莎士比亚书店

小小小小的火

And then there were none

Dear John

Animal Farm: a Fairy Story

 

言语、心理(11)

高难度谈话

重要的是和你在一起:儿童的性格与习惯的养成

大脑整理术

聪明人的一张纸工作整理术

生活中的行为心理学

认同感:用故事包装事实的艺术

提问的逻辑

对与错的真相:

自我

你好焦虑分子

害怕陌生人

 

新知、杂识(13)

极简主义

如何阅读

当我们阅读时,我们看到了什么

如何培养美感

技术奇点

失控的未来

机遇与混沌

熵的世界

疯狂实验史

日出

极简亚洲千年史

易学简史

周易与中国文学

 

狗年读书八十余本,大约与去年持平。有所不同的是,买了个kindle,好处十分明显,出差旅游时也不必一直对着手机干瞪眼。不过终究是没纸质书翻着舒服,尤其一部纸质十卷长篇《李自成》一页页点得我尤自心惊,于是我继续心安理得的悠游于当当、孔夫子、多抓鱼,买着一批自我认为不买后悔,下单血赚的书。也去过一些独立书店(独立于新华书店之外的),北京的三联韬奋好像也不是24h营业;天津的孤岛书店确实隐蔽,淘到了两本之前找了好久的上水船甲、乙集(其实我最羡慕的是他们家还养了三只猫);天空之城的布局已经很别致了,不过盛馔之中,书籍选本难免偏流行化;南京的先锋书店依旧有着六朝古都的积淀,一如几年前去时一样震撼。


夫吹万不同,而使其自己也,咸其自取,怒者其谁邪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庄子《齐物论》

初看题中南师的这句“最恐微尘吹万象”,读着有趣,以为断句是微尘/吹/万象。恰实验室处颗粒物组,一时想到灰霾漫漫,工厂林立,柴油盛行,机车难治......PM2.5无孔不入,包罗万象。后读注释方知是我断句之误,当是 微尘/吹万/象,吹万是一词。庄老夫子将世间万象归因于“吹万不同”,风自一体,吹拂遍地,万窍不同。

读研从上半年科大到下半年岛上实验室,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吧。然考量再三,发现兴趣终究不在于此,决定换方向后,踟蹰徘徊至今。虽往后一片空白,但抬足停凝,一步不得不出,必须落脚。前后犹豫过久,愿来年转博顺利。或许走什么路也都无对无错,“咸其自取,怒者其谁邪?”


年来游历许多,且多故地重游,不过同游之人不同,心境也各异,重游之时,记忆与想象交织。春节一家去了云南,而后六月开会又是重游昆明。天津、北京也因开会实验等去了几次。五一湖州约了张雕同游,十一回南通姐姐带我下海捉蛤,西安幸与胡老重逢于西工大,南京徐狗带我看了一下午博物馆,下次再约动物园、金老师也陪我浙大逛了一圈......十方世界,得与诸位同游,江湖重逢,道路奔走,幸甚,幸甚。


书上面一定要有序的吗?这似乎可以不必,但又觉得似乎也是要的,假如是可以有,虽然也不一定是非有不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周作人《看云集-自序》

订阅过许多公众号,也看过一些评论。煌煌长篇巨论,字字珠玑,每句都言之凿凿,让人不由读之抚掌频频。读完意犹未尽,回头想时又记不得这篇说了些啥。或许这就是新网络传媒的吊诡之处,不乏紧扣热点妙语频出的锦绣文章,却又真如其名“流媒体”一般,读后似流水,逝去不可追。

也尝试着去向着极简主义靠拢,尝试着化简一些东西,固定作息时间,固定工作内容。却又时而陷入化简中的复杂。看到过一句评价达达主义的话,“达达的作用可以说就是废除它那个时代所有的基本概念”,不由拍案叫绝。如同古人所言之“素读”,刨除脑中一切观念去读书。又如禅宗之截断,之棒喝,之洗空世界听霹雳,这些种种所谓明心见性,所谓直指人心,似乎都是在追求着一种本源,一种简化。群居终日,言不及义的今天,想来我缺少的正是化繁入简,默视观照。

回头想想,狗年经历了许多,喜怒哀乐,得失兼有,至此也无甚遗憾。当是时,心下澄明。愿本命年各位诸事顺遂,安康喜乐。

另:题目出处

最恐微尘吹万象,瑶池清浅不如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南怀瑾《金粟轩-纪年诗》


评论(2)
热度(3)
©骑鲸客 | Powered by LOFTER